浩然文史 / 待分类 / 韩国人的“五四”运动,半岛民族觉醒,真...

0 0

   

韩国人的“五四”运动,半岛民族觉醒,真实的三一运动什么样的?

原创
2020-01-07  浩然文史

    三一运动

    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中国新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分水岭,这是符合马克思历史观的、科学的、名至实归的论断,但韩国也学中国(如,大韩民国这词怎么来的?不是中国民国吗!)把1919年3月1日的三一独立万岁运动也宣传为伟大的分水岭,真是这样吗?今天文史君就带大家看看朝鲜的三一运动。

    一、朝鲜资产阶级的觉醒


    edf56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EDF壹定发首先我们承认三一运动是朝鲜(朝鲜半岛当时就朝鲜一个国家,作为日本的完全殖民地,为了行文方便,以下皆称朝鲜)近代史的反日爱国运动,标志着朝鲜历史掀起新篇章。但三一运动和五四运动不同,五四运动无组织,完全是爱国学生自发的反帝反封行为,而三一运动是经过周密计划和充分准备的。三一运动是由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的中上层知识分子领导,这些知识分子多属于宗教人士(现在的韩国完全就是基督教国家),当时被选为“民族代表”的三十三位朝鲜人民代表就是由朝鲜天道教、基督教、佛教的人组成。当然参与领导三一运动的还有教育界和学术界的人物。

    模拟3·1

     中国五四运动是以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失败,山东被“转让”给日本为契机发生的,那么三一运动又是如何发生的呢?

    三一运动以前,随着朝鲜亡国,日本殖民统治加强,朝鲜民众被剥削得越来越惨, 日本的奴化教育,又加速泯灭朝鲜的民族文化,在这种共同的危机面前,朝鲜的天道教、基督教、佛教实现了三教合流,朝鲜宗教林立的局面被打破。1919年3月1日公布的《独立宣言》就是这三教的代表孙秉熙、李升薰、韩龙云等 33名宗教人士和15名学界人士共同签署的,宗教人士占了一大半可见朝鲜宗教势力之强。这48人成为了朝鲜资产阶级民族民主的指代,被称为“已未四十八人”,当然他们的结局,除了一人成功逃到上海,剩下的四十七人都被日军抓了。

    二、日本统治下的朝鲜各阶级


    edf56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EDF壹定发日本自日俄战争后就实际控制了朝鲜,1910年前的三次日韩协定,朝鲜作为独立国家的一切权利都被日本蚕食殆尽,1910年日韩合并,朝鲜正式亡国,成了大日本帝国的一块。虽然此时名义上朝鲜人是日本帝国的臣民;虽然日本政界大肆宣传,日本学界也摇旗呐喊,宣传日朝同祖(日本人和朝鲜人是一个祖先。9·18之后在伪满洲国,日本也宣传日满同祖,总之同祖是一种欺诈手段,为安稳殖民地人民)

    模拟3·1

    但是日本议会、中央省厅、首相候选可能有朝鲜人吗?所以朝鲜人对日本人来说还是非我族类,因此日本在朝鲜执行的还是军管政策,即设立总督府,总督是军人,依靠军队、宪兵维持治安。让日军来驻守当地,那后果可以想象,日本人作为神之民族,对面朝鲜贱民,自然是大大的优越感,欺负劣等民族自然顺理成章,无恶不作的事日军全干。

       20世纪头10年,朝鲜作为日本实际的殖民地,日本为了便于掠夺,也让朝鲜资本主义有所发展,作为新兴力量的工人阶级也有了一定发展。但是因为日本对朝鲜工业采取了刻意压制和畸形发展的政策,朝鲜资产阶级、工人阶级无论从组织、分布还是规模上都非常弱小,朝鲜的资、无阶级的经验、能力、思想都完全没有到达能独立领导民众展开斗争的地步。

    加之,日军是维护日本在朝统治的支柱,直接划归军部指挥,作为最反动的势力,日军在朝鲜迫害各种进步团体。edf56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EDF壹定发所以想依靠进步势力来领导独立运动是不可能的。edf56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EDF壹定发而宗教作为精神鸦片,有麻痹受苦人民的作用,所以宗教虽被日本严密监视,但日本还不想轻易取缔。在此背景下,“合法”宗教中一些受资产阶级影响的人,或者自身就已经资产阶级化的宗教,就承担了领导责任。

    三一运动

    三、何为详细筹划?


    五四运动,是由北京学生自发组织起来,燃遍各大城市的爱国反帝反封运动,而朝鲜三一运动则是孙秉熙等民族代表详细筹划的。

    首先,口号设立上,孙秉熙等人联合学生(学生最好忽悠),让留日学生起草了《二八独立宣言》;继而联合宗教界,宣传民族大团结,增强反日力量,最终决定,全国各地按约定日期同时举行反日大游行(对,没错,在日军占领下举行反日游行!)。

    第二、起草、散发《独立宣言》等民族主义文件,激发广大群众的反日热情。《独立宣言》等文件内容中有“宣布朝鲜独立”这样的字眼,在日军统治下处于水深火热的朝鲜人,自然渴望拥有自己的民族国家,这样的《独立宣言》无异于给反日之火早已在心中点燃的朝鲜人民又浇了一把油。

    edf567.com_【官方首页】-EDF壹定发第三、民族代表还分析了国内外形势。1919年巴黎和会期间,高宗幻想列强主持正义,失败,后来高宗死亡,朝鲜流传出高宗被日本人毒杀的流言,高宗作为朝鲜王国的象征,是朝鲜人心中的偶像,其地位不亚于日本的嘉仁。民族代表们抓住了高宗之死,朝鲜人民民族意识膨胀之际,约定在三月一日,即高宗国葬三月三日的前两天举行反日大游行。

    日本宪兵

    四、三一运动的消沉


    按部就班,三月一日朝鲜在汉城如期举行了反日群众集会,宣读了《独立宣言》,然后开始游行,向日本总督府请愿。当时的日本总督长谷川好道发布了戒严令,命令朝鲜人禁止集会,朝鲜人禁止上街,日军戒严,随后朝鲜各地的日军采取镇压行动,三一运动旋即失败。

        通过这种文明的资产阶级方式最终朝鲜独立失败了,其失败的原因是多样的。

    首先,宣扬民族大团结的民族代表们实际上只团结了宗教人士和学生,其背后不过是部分资产阶级。朝鲜大资产阶级和日本利益一致实际上不可能参与;而朝鲜占大多数的农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;工人阶级作为最先进、反帝最中坚的力量,因被民族代表们视为无组织、无纪律,也被排除在外。

       其次,民族代表居然幻想去和日军讲道理!这些民族代表受资产阶级宣传的民主人权忽悠,真的相信资本主义的日本会接受民众的声音!民族代表的指导思想根本上是非暴力,孙秉熙等人严格限制群众,要求他们“切勿以排外感情用事”“一切行动务必遵守秩序”,跟流氓去讲道理!然后流氓就用枪炮回应了他们的道理。

    三一独立

      第三,轻信了美国的宣传,美国从来都是说一套做一套。当时美国的威尔逊宣传民族自决,这给了民族代表一丝美好幻想,认为到自己和平示威,代表民意,高喊独立万岁就会得到他们美国的帮助,结果美国并没有帮助他们。

    文史君说:


    我们应当承认三一运动是反日反帝的爱国运动,这个运动是正确的,是有积极意义的,在这个前提下,三一运动真的如韩国宣传的那么伟大吗?

    三一运动本来是孙秉熙他们鼓动发起的,原定在汉城的塔洞公园,面对一群学生宣读《独立宣言》。实际上真到了三月一日,孙秉熙他们根本没去塔洞而是找了个犄角,搞了个象征性的独立仪式,然后就主动去日本总督府自首,希望太君宽大处理,这也是资产阶级软弱性、妥协性、投降主义的表现吧?塔洞则在学生的领导下,宣读了《独立宣言》,然后他们向高宗遗体存放处进发,但日本宪兵一来,他们也就散了。汉城的三一运动不到一天就结束了,至于三一独立运动,朝鲜独没独立,大家也看到了。

    与五四运动不同,五四之后,中国革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尤其是五四之后我党的成立,直接影响了中国革命的成功。反观三一运动,好像以后朝鲜的历史并未和三一有什么连接。

    朝鲜韩国人今天还如此怀念三一运动,不仅仅是渴望独立,我认为更是一种辩护,当时朝鲜作为日本殖民地,是日本的领土,所以侵华日军尤其是在东北的日军中朝鲜人可不少,干的坏事也不比日本鬼子少,反法西斯国家也没有朝鲜参加,不如说朝鲜还是法西斯国家的仆从国,所以朝鲜韩国为了自己的脸面也得找到一个象征。今天的韩国仍把盟军解放朝鲜称为韩国光复,光复那是对国家来说,当时韩国都亡国了,哪来的国家。从这一点看,三一运动的宣传和韩国很多文化层面的宣传一样,或许也是韩国自卑的表现吧。

    参考文献

    1. 宋健《三一运动时期朝鲜民族主义者的历史作用和局限性》《吉林教育学报》2011年11期

    2.  崔峰龙《中国史学界关于朝鲜·韩国三一研究综述》《大连大学学报》2016年4月

    3.  白基龙《一战中韩民族主义的比较研究》《湖南师范大学》2011年博士论文

    猜你喜欢

    0条评论

    发表

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类似文章
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页面底部区域 foot.htm